说是宋瓷

2017-04-02 07:59

  新浪收藏特约作者:杨永年(文?图)

  退休后,成都香港两地养老。香港看宋瓷的眼睛比内地睁得早。我将收藏的“宋瓷”和拍卖会上的宋瓷经常比较,听了些讲座、读了些书,再不断去观察家中的“宋瓷”,感悟油生且积少为多。2011年我将拙作:《我对宋官窑的理解和对几件官窑藏品的解读》,送到中国收藏文化(开封)论坛中的《中国宋代五大名窑暨北宋官窑》学术研讨会,竟然被评上论文奖,随后收入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的《盛世收藏?经典》书中。在开封研讨会的启发下,我将拙作丰富,有幸入选2012年世界华人收藏家(台北)大会的论文集中。我在台北参会期间,请教了几位台湾的中国学者,眼界更为开阔。又对拙作进行改动。标题也换作《我对宋官窑的认知和几点存疑的解读》,收入2014年中国国际艺术出版社出版的在下专著《我读我藏宋元瓷》书中。

  夫人从祖上继承了几件老瓷器,因无花无彩,且看上去还有些“裂纹”,便一直“束之高阁”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结识了徐展堂先生,在他的熏陶下,玩古董收藏愈加炽热。徐先生看了我那几件老瓷后,说是宋瓷。但过去的二十余年中,收藏界对宋代瓷器不热心,我对家中的宋瓷也没有多少心潮起伏。